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12.19 散.夥.飯!
這篇文章本來應該昨天打出來的,結果回來寢室開始敲字的時候又電壓超載停電了```
我就懶得再開電腦,等到今天再來慢慢寫.
下定決心要多敲點字,不然以後對大學的回憶要是真的只剩那張畢業照是多么悲哀的事情.

恩,事實就是這樣.下班學期就沒課了.在學校還有一個星期左右的時間,就要永遠BYEBYE啦.

昨天上午拍了一點都不正式畢業照,我總覺得自己的樣子很挫.因為睡到9點鐘才被叫醒說要拍照隊伍都站好了,結果快速搞定穿衣刷牙洗臉奔到現場才發現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以班級和性別為界定的幾大群人站得非常渭分明.我找到眼熟的組織鉆進去,沒什麽話題就用教學樓前的階梯作健身運動.
想回宿舍樓下的小賣部買點東西填肚子又被拖住說是攝像師不知道什麽時候來,就只好呆站在那裡看著一堆有些眼熟或者完全不眼熟的人扎成堆的拍照留念.第二教學樓是這學校里最拿得出手的一棟樓,所以拍照全在這棟樓的門口進行.
在我餓得不行準備朝著小賣部進發的時候班長又開始吼集合集合,於是我又無奈的折回到階梯上.
拍照的時候無數雙眼睛盯著這邊--是下一撥,下下撥,下下下撥的人.弄得我表情十分不自在.
拍的時候我還背著跟了我三年的阿迪單肩包,開過很多次玩笑說這個包才是我的正體我這個人只是宿主而已.事實上我只要出門都會背著這個包,旁邊的袋子都破了```顯得十分樸素.

```於是我一點也不精彩的大學生活就這樣被定格了.我扎著樸素的色馬尾,穿著樸素的色棉襖,背著樸素的色背包,戴著樸素的色耳機聽著樸素的色MP3,帶著樸素的笑容(沒有色).

多么傻B.



照拍完就回寢室準備晚上的畢業酒會.
寢室有4個人交了聚餐的錢,六十圓整.剩下的兩個沒交就不去了.4個人之中當然包括我,大家都興致勃勃的想要打扮一下.我們寢室大都是沒有男朋友的孤身寡人,平常對儀表之類的也沒有太大的精力去細細打理,於是想畢業時至少留給別人[啊原來她也長的不錯啦]之類的印象.我倒也不是不想幹出點一鳴驚人什麽的事情,但是苦於沒有什麽資本,又沒有什麽出位的衣服,就只換了件白色的毛衣,然後借了寢室另一人(簡稱豬)的髮飾給捆在馬尾上,就當自己升級換代了.
豬昨天穿得十分英倫學生風,遠看非常初中生.她和她的死黨(簡稱丸子)稍微上了淡妝.兩人就非常興奮的在寢室裡的鏡子前戀戀不捨.四人組剩下的一個叫高個,她身高有一米七八,特有才.她特地到她死黨(簡稱陽陽)那去拾掇了下,穿了件離低胸差點但也差不了多少的色長裙,一進門就艷壓四座,還引來了隔壁寢室的觀光團,一時間寢室充滿了驚嘆聲.
相比之下我依然非常樸素.
出發,走到那自稱此地最高檔其實在南昌只算路邊大排檔的餐廳,然後坐在樓下等.期間又有人在拍照.這次男女開始拋開界限,進行了N種搭配的合照.

等到上了桌,負責人開始布置.老師坐一桌,會喝酒的坐一桌,其餘兩桌自己搞定.我在餐前就決心不碰酒,也不是因為矜持啥的,純粹的是因為體質受不了酒精,碰一點就會頭暈.況且那種味道忒難喝了,為啥那么多人都要一瓶瓶的灌,完全不懂.
結果我還是沒能信守自己的承諾.某些人的敬酒攻勢太猛烈,完全抵擋不住.還有一個老頭子,據說是上級,見都沒見過就要所有人都倒滿一杯干.我確實的感覺到社會的壓力了.於是在他仰頭喝酒的時候倒了大半杯在碗裡.他喝完就我沒乾杯的行為表示了強烈不滿,我無奈只好一口把杯子里剩下的啤酒都倒在了嘴裡.終於老頭對我的豪邁行為表示了贊賞,滿意的轉身去勸別人的酒了,我才把嘴裡的酒一口吐在碗裡...味道真討厭.
這種事情輪番來了幾次,漸漸我的碗和盤子里都滿上了不明液體,於是我表示不能再喝,逃到一邊的桌子上和高個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話.
期間有幾個人喝高了,被人抬到洗手間去清理腸胃.還有幾個人借酒壯膽,拉了女生的手就往外拽,拉到沒人的樓道說了些啥就不為人知了.豬就在昨天被猛烈攻勢包圍了.某男生(簡稱李)就如大型牛皮糖一般的粘著她,我簡直都沒有辦法和她說句話.吃飯的時候李一直在豬旁邊輕聲細語的說[不要喝多了]啊,[有沒有頭暈]啊,[要不要我扶你去衛生間]啊之類的話.我不是存心要偷聽,只是因為我坐在她旁邊而已.丸子更慘,生生的當了倆小時夾心餅乾.
菜味道都不錯,不過轉盤轉一圈回來差不多盤子就空了.
等到把老師給忽悠得灌得差不多了,大家開始起身往一個叫[迪士尼]的迪廳走.我還是第一次去這種地方.本來預先定的是蹦迪的包廂,後來改訂成唱K的,面積就小了好幾倍.
我之前本來想唱首[祝福]把所有人都唱哭的,結果事實證明根本就不是那樣.因為音響效果太差音量又很大,唱的人基本聽不到自己在唱什麽,吼出來的聲音都是鬼哭狼嚎.年級主任是個退役的老法官,嗓門頗大頗有破壞力,大家還是使勁鼓掌叫好.
前幾首都給老師唱了,後來高個用一首青藏高原帶動了點氣氛.
後面接上來唱的基本沒一個找著調子.我唱了日不落啊遺失的美好啊之類的爛大街的歌,因為聲音必須吼很大所以唱到後面都接不上氣直接破音.
後來實在受不了包廂里悶熱的空氣,跑到外面的休息室,發現裡面充斥著一股難聞的酸味...丸子無聊的坐在哪裡,據悉是因為豬被李糾纏得太緊搞得她這個死黨都沒有近身空間了.左右看下發現班長死醉死醉的一個人躺在旁邊另一個沙發上,似乎已經睡著了.
後來又進出包廂好幾遍,最後準備唱首祝福就走.迎面碰上高個和陽陽,兩人的表情又慌張又好笑的樣子,然後得知是她倆在門外吹風的時候被鹹濕老頭搭訕了.一邊聽她們說一邊在心裡嘲笑著誰叫你們穿的這么SEXY.
祝福是和高個一起合唱的,她不斷的跑音雖然我沒跟著跑但是這歌也完全出不了氣氛了```我的野望完全沒有達成```於是把外套帶上就和幾個也要走的人一同回去了.
經過休息室的時候發現班長在他女朋友的膝枕上睡得正香,他女友還在很甜蜜的慢慢摸他的頭髮.心裡暗暗感嘆了下這真是男人的浪漫啊.順便問了下酸味的來源,說是打翻了醋.

恩,就這樣了.散夥飯啊,聚會啊,都是些平淡得不行的東西.但說不定以這個作為三年的結束卻是再好不過的了呢.
很久之前有想過,畢業時會是什麽樣子呢?

卻沒有想過是像這樣,
沒有眼淚和依依不捨,沒有鮮花和學士服,沒有彼此約定和宏圖壯志.

留下印記的,只有

零碎的話語

[筆記借我抄.]
[4級答案你買了沒?]
[爲什麽沒人追我!]
[心理測試一點也不准.]
[XX老師是變態.]
[唉.未來你在哪裡.]
[這男主角好噁心哦.]

零碎的畫面

堆積的參考書.
窗外開始枯黃的老樹.
每天早上吵醒自己的熙攘的新生的躁動.
被磚塊頂住的墨藍色鐵門.
一到晚上就變得漆的樓道.
側邊袋子破了一個洞的單肩背包.


這只是人生的一個三年份的途經站.
我到達,停留,經過,最終要離開.
作為記憶的一隅,倒也有些存在的價值吧.

-END-

唔哇哇哇哇```居然寫了這么多字.
有多久沒試過了,這樣的長篇大論.
嘛```至少能給以後留下記憶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uesehuoyan.blog39.fc2.com/tb.php/70-05d29040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