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該怎么開始呢.
最近的心情,一直很低落.網絡上的,生活上的,哪怕只是別人看不上眼的小事,都變成壓抑的一部分占據在心上.
那種壓力一直一直積累的感覺,真的糟透了.無法發泄,無法釋放,就那樣像膨脹到快到極限的氣球,不知道什麽時候就會爆掉.
自己什麽時候這么敏感了呢.只是別人的一句話,甚至於一個表情,一個符號,都能讓我覺得難受.
而且,還是網絡上的人.
真的是連嘲笑自己的力氣都沒有了.我變成了以前我看不起的那種神經質的人.


但是...看到別人批評我的畫,心裡真的很難過啊.
很難過很難過.
特別是,自己用心,盡力去畫的畫.
我把他們都當成朋友的.網絡上的,最親密的,朋友.
那個人問我要一張畫用來當自己管理的一個BBS的版娘,我很樂意的接受了```即使那個時候還有兩張圖要給別人的同人志而且快到截稿期,但是我還是接受了.
因為是朋友,所以送一張畫沒什麽大不了的.
即使是我最討厭,最不拿手的蘿莉,我也努力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去畫.
說起來真的很搞笑```或者說是凄涼?我的存在價值只是畫兩張畫,貼在那個群裡,然後被別人說兩句[還行]的程度罷了.
自己畫畫的速度很慢,常常把下午到晚上的所有時間都花上,也才畫完一件衣服.用這樣的速度,兩個星期慢慢的磨,今天終於完成了.
然後,帶著拿去給那個人看,他只回了[- -]這個表情而已.
我不喜歡這個字符表情.跟在一句話之後,好像就代表了輕視或者不滿.
[我只覺得這個髮型很怪異.]
[如果我說不要你會不會生氣?]
這句話讓我怎么回答好呢.
生氣?我生誰的氣呢.
那樣,豈不是就像我求著你收下我的畫么.我花了兩個星期,辛辛苦苦,爲了送給你的畫.
所以我只能維持著可笑的自尊,回答說.
[不會.但是我不會再另畫一個了.]
[那我不要了.]

真的很乾脆呢.
真的...很乾脆呢.
我還能想要別人給我什麽反應呢.
就算心裡安慰自己說
[那種人根本沒有欣賞水平別往心裡去]
還是會難過.
難過到,這件事過了幾個小時了,我都一直如鯁在喉一般的刺痛.
如果是投稿給雜志或者想參加別人的同人志,被打回來,我絕對不會像現在這么難受.那是技術上的問題,我會努力的改進到別人可以認可的程度的.
但是,這是要,[送]給他的啊.
即使如此,那個人卻把它丟棄了.
那個,我自以為,我們是朋友的人.


把這些寫在網志上,真的很矯情吧.笑.
但是除了這裡,我似乎沒有別的可以發泄的地方了.
就這樣,沒有圍觀者的同情和安慰,一個人敲著沒有熟人會看到的文字.
這本身,大概就是對自己的一種療傷吧.


女小

就讓這幅被丟棄的圖沉澱在這裡吧.
我不為它感到丟臉.
因為我盡心盡力去畫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uesehuoyan.blog39.fc2.com/tb.php/48-d9be431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