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這個是我一年前寫的少年熱血魔法亂鬥奇幻小說.
只進行到第三章.
然後因爲萬惡的惰性就那么停在那了.
其實我設定了算是很龐大的魔術架構(?)和人物關係網,但是最終都因爲懶惰而不了了之```
連人設圖都畫了不少的說!!!
今天因爲奇特的原因找到了這個坑...自己看了一遍,竟然覺得非常有意思(妳真是不知恥
于是就搬到BLOG上來了.

這篇文居然被當時如同吃了興奮劑一般激情澎湃的我發到了起點上面```
我```OTL

這是非常白痴的內容簡介```(其實只簡介了第一章的內容),而且爲什麽覺得寫得好白癡...
卓异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有点喜欢吐槽的懒散学生
  有一天出门倒垃圾,一个陌生的漂亮少年居然声称要砍掉他的手
  在被不可思议的方式击倒甚至要死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一个看似热血实际上也很热血的故事==!

OTL殺了我吧```好羞恥```自己看著都覺得好羞恥啊啊啊
其實內容沒有這麽搓的```真的```
```大概.

于是我現在覺得應該改掉這個簡介.
卓异是一個算得上普通,網上一抓一大把的喜欢吐槽的廢柴OTAKU.
  有一天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他被一個受推倒了
但是奇怪的事情又發生了于是又把那個受推倒了.
  于是他們成了好踫友,一起去參加比賽了.
 一个看似热血实际上也很热血的少年正常向故事==!


```好吧爲什麽我覺得愈發的搓了?究竟是哪里出問題了呢?呢?呢???

算了我還是放弃思考吧```以下是原文,一年前的原文...
字大量,請注意.
我的魔杖!!!


PART.1

像我们这个年纪的人早就应该把幻想和现实分清楚了啊混蛋!





都说小孩子难伺候.表弟来访,辛苦的陪他捣鼓这折腾那,结果不知哪里出漏子了搞得他嚎啕大哭,接着被老妈训姨妈瞪.好吧我不玩了我自己到房间里反省去总可以了吧```那表弟却又在你不在的时候把客厅搞得天翻地覆.这下又摊上个看管不严的罪名```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老妈虽然有着其他中年妇女无法企及的年轻容貌和身体线条,但骂人的凌厉度却和那些同僚们却丝毫不差.卓异无奈地盯着地上的一把貌似很有年代的色的伞,它已经被绝对有S倾向的表弟用刀子将伞面割得破碎不堪,就像现在卓异的面子在老妈的尖嗓子下被蹂躏得破碎不堪一样.

“你,给,我,好好地收拾干净!!!我现在出去买菜,回来的时候还没收拾好就有你好看!!!”终于等到了最后通牒,卓异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首先把垃圾清出来倒掉```卓异一手拎垃圾袋另一手捞起了那把支离的伞,带着同情的眼光上下瞟了几眼然后然后为它默哀.太惨了,这相对于人来说活生生的就是凌迟啊.

下楼左拐---咦,垃圾桶咧?顺着车辆引发动的声音回头```不是吧?这么早就收走了?难道我还要走200米到小区垃圾站去扔么?

OK,我生来就是向命运妥协的渺小人类.卓异晃着脚步,慢悠悠的挪向小区垃圾站的方向.很远就能闻到那种酸臭的味道,直冲进鼻腔里,让卓异的胃壁一阵抽搐.快扔完了事!首先右手的垃圾袋~嘿咻.一个军团的苍蝇被扰动了,嗡嗡嗡嗡的铺天盖地```必须迅速撤退!现在是左手的破烂伞```

在伞即将脱手的一瞬间,卓异的脑中突然涌出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说不出来是什么,但是却让卓异的心里一紧.他下意识的收了手,然后茫然看着手里握着的,琥珀色的勾状伞柄.

自己今天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居然站在臭的要死的垃圾堆旁边研究一把破伞?难道是文艺青年之魂燃烧了不成?卓异自我厌恶地撇撇嘴,然后抬手,正准备已一个完美地弧线把伞抛进垃圾堆的时候```

“找到了.是一个‘眠者’呢.”

那是身后响起来的声音.清冽的扯出冰冷声线,很轻,却把卓异的动作僵住了.

明明是不认识的声音,大脑却明确的告诉自己“他是在和我说话”.

卓异诧异的回头.

那是一个站在居民小巷里都让人感觉有些异端的耀眼少年.兜帽盖住了半边脸,却依然可以看得出漂亮的浅色嘴唇和线条清爽的下颚.

卓异一时看得有些呆,竟忘了说点什么,手也僵硬的紧握着伞柄.

“初次见面.我叫辰尔.”

“啊```?我```我是卓异.你```你找我?”

“嗯.”少年点头,嘴角上扬.

“有,有什么事么?”卓异不自觉的紧张.就像有只手突然攥紧了脑中的某根神经,身体开始绷紧,心跳加快.

为什么```会突然这么紧张?就好像要大难临头了一样```

“呐,我有件事想要拜托你.”自称辰尔的少年上前一步,伸手将兜帽翻下.直视并微笑.

“事```什么事?”果然是美人啊,卓异的脑袋在这一瞬间只有这一种想法.

“你的双手,可以给我吗.”辰尔偏头一笑.

“可以啊```啊?什么?”

“咦,不行么?”辰尔很失望似的睁大双眼.

“手?你说手?我怎么把‘我的’手给‘你’?”卓异疑惑地盯着那个人.这人该不会是从精神病院逃出来的吧?或者是青春期叛逆症?父母给的压力太大?

“很简单啊.砍下来.”

砍下来?你说砍下来?你以为是砍猪脚啊!你神智清楚吗喂!要不要我打120啊?!不对,我是不是打110比较好?他说要砍我的手诶```诶?我刚刚是不是有说到猪脚?

心中吐了一大堆槽,卓异的眉头越皱越紧. “那么```好吧,你为什么要砍我的手?”我竟然在和疯子交涉.

辰尔笑笑,回答:“这个是很复杂的```因为眠者,呃```魔术师.然后觉醒```威胁.会很麻烦```以下省略.”

你还省略啊!!前面已经省略那么多了你还以下省略?你以为是发散作文么?你还要预知后事下回分解么喂!!

“我不懂```”心里的吐槽快要到爆发的极限了,卓异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 “虽然我不知道什么面着什么猥亵的,但是我听到了什么魔术师```你应该是网游打多了或者动漫看多了了吧```你应该多和别人交流交流啊,出去旅游多看看世界```”怎么搞的自己像教导处主任一样,卓异叹了口气.

“不,你误会了.”辰尔瞪大眼睛, “我没有別的意思,只是你的存在让我感到很困扰.但是身为预补的我们不能杀普通人,虽然你是眠者但也算是普通人吧.所以我只是想砍掉你的手让你失去资格而已.”

什么误会?误最大的是你好吧?!什么叫做只是砍掉我的手而已!你以为我是千手观音有那么多手可以随便你砍哦?!!!

“你```一定是有什么搞错了```”卓异线化的无奈, “我可以介绍医院给你```不远,做5路车可以直达的.”

“对哦!也是.手被砍了不治疗也是会死的.嘿嘿,多谢你提醒我哦,要是杀了普通人就不得了呢,差点就犯了大错啊.”辰尔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

你的意识偏差了吧!绝对是偏差了吧!!

卓异无语的转身,还是快扔了伞回家打游戏吧.

“那么,我要上了哦.会很痛,所以请你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刚刚那一闪```匕首?

卓异愣了0.1秒,然后意识到事情不妙.

“你,你来真的?你别,别冲动```有事,有事好说的```你,你要钱么?我没带,没带钱包,只有两块钱!!!还有,这个我的电子表,你都随便```”卓异惊慌的后退.完了,这个人病的不轻```听说精神病犯罪都不用负责的,要是那小子真杀上来自己岂不得白白陪上性命?

“我要的,只有你的手而已.”辰尔轻笑,逼上前来.手中的匕首明晃晃的反射着骇人的银光.

该死!平常热闹得烦人的小巷里面怎么现在一个过路的都没有?这里要出人命了啊!!我```我该不该喊救命?

全身都紧张得喂微微颤起来.真难看```这不会是真的吧?难道自己会就这样被一个精神病捅几刀子然后曝尸街头然后成为街头巷尾议论的话题然后登上报纸的一角成为世风日下的小小证明么?啊啊啊啊我不要啊!!!

有,有没有可以当防身武器的东西```啊,伞!

手中弯曲的琥珀色伞柄质感坚硬.那个年代的伞应该也不会偷工减料,伞骨很粗的样子.虽然伞面破败飘零但是伞顶的尖锐突出用来当武器已经足够了.

卓异哆嗦着把伞挡在自己身前, “别,别过来啊!我跟你说我学过散打的!!对付你这种又瘦又小的人容易得像老美打伊拉克一样!我跟你说了别过来的!!你,你再靠近我就用这伞在你身上开个洞!!我说真的!!!”

辰尔皱起了眉头,停下了脚步.似乎在思考什么的样子,有些迟疑.

嘿,吓到了吧!!!我被惹急了果然也是很凶的!!!卓异有些得意,一时连害怕也忘了,继续侗吓道: “拿着一把小匕首有什么好得意的?还想砍我手,那小刀连削苹果都成问题吧!!!快有多远滚多远去,顺便去医院查查你的脑子!”

诶```是不是说得有些过分了```嘛,算了,对付这种人不用手软.但是如果那人生气发起飙来怎么办```呃,果然还是很危险```

但辰尔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有点紧张的退后一步, “那个```好说,我先不过去```你不要激动```你,先把你手里的东西放下.”

“放下?怎么可能?你拿着刀,反而叫我放下唯一的武器?”卓异回喊, “要放也是你先放!你把刀放下,我就把伞丢了.”我本来就是来扔垃圾的```

“抱歉```那个我做不到.”辰尔很干脆的回答. “我讨厌麻烦的事```能不能请你平静的把手让我砍掉然后完事?之后装假肢也是可以的,医疗费全由我支付,此外还会提供给你定量的生活费.”

“你绝对是脑子有问题啊!钱怎么能比得上手的价值?那和头发不一样,砍掉了可是长不回来的!我才不要做残疾!!!”卓异吼道.

“那么,你是拒绝咯?”辰尔挑挑纤细的眉.

“你这混帐是白痴嘛?!我从一开始就明确的彻底拒绝了!!!”他实在是在挑战人类的忍耐极限.

“本来我不打算这样做的```但是既然你不肯用平和的方法解决```”辰尔的脸霎时一沉, “我真的要来硬的了!”他的手举起匕首,指向天空.

我KAO```你拿把刀说要砍我手还是平和的方法哦?!那什么是来硬的,拿火箭炮轰我么?!还有你那个貌似很拉风手势有事什么意思啊?要替天行到还是代替月亮惩罚我啊喂!!

卓异刚想骂过去,声音却僵在喉咙里.

“那```那是```什么```”

刚刚他手里,确实是拿的小匕首没错吧?

辰尔的手依然维持着指向天空的姿势.但是手里的已经不再是匕首了.

在他紧握着的刀柄部,居然生出了类似于植物根须之类的东西,缠绕着辰尔的手臂,随后埋入了他的皮肤.随着根须的多,辰尔的整个手掌都被蠕动的金色根须遮住了.然而令人惊骇的不止那一点,匕首的刀刃不置何时变得无比巨大,竟然到了看不到顶的程度.巨大的半透明银色刀身,尖锐的反射让人心底颤抖的寒光.

“唔``````”卓异很想喊点什么好让自己那惊恐的心灵得到释放,但是无奈所有的惊叹词都被哽在了喉咙里吐不出来.他其实真的很想说,KAO,真是太帅了.

但是现在不是耍白痴的时候.现在是什么状况?一个长得很漂亮的精神病突然卍解了想劈了我么?

卓异还没从惊吓状态中回过神来,突然觉得身边气流刹时一变.身体在还没来得及反应的状态下,左肋处传来一阵巨大的打击钝痛,整个人就那样横飞了出去.

脑中居然真的空白了一下.肋骨一定断了根,令人头皮发麻的剧痛在胸前蔓延,疼到了抽搐,不能呼吸的程度.跌落地面的时候是右臂先着地,粗糙的水泥路面将手臂磨得鲜血淋漓,钻心的痛楚.他就那样侧倒在那里,连支起身体逃跑都做不到.

会被杀.

卓异第一次切身体会到那种恐惧.那種恐惧甚至让他有了眼前发大脑胀痛的错觉.什么都好,怎样都行.我要离开这里.让我离开这里!我会死的!!!

右臂疼得几乎失去了知觉.卓异挣扎着想撑起身体,却被右臂的伤痛牵制得动弹不得.他大口的喘着气,此时他只能听到自己好像快要跳断线的心脏的声音和自己接近于悲泣的喘气声.

一定是哪里搞错了吧.一定是哪里搞错了!我从生下来连只小鸡都没杀过,最大的杀戮就是拿拖鞋拍死过小强!偷抢拐骗什么坏事都没做过!!为什么我这么善良的好人会落得个惨死街头的下场?!难道是前几天在街上一个美女裙子走光我多看了几眼就遭天遣了么?!TMD要是这样都天遣那还需要计划生育么?!我到底在想什么现在我就要被杀了啊!!为什么我会被杀?为什么是我!说起来要是那该死的表弟不在我家里乱搞我会落到这个下场么?!要是现在的小孩都这样那祖国崛起还有希望么?还有老妈,居然那么凶神恶煞的骂我,以后你一定会后悔的!以后你一定会在我的墓前哭着说“为什么我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竟然是‘回来的时候还没收拾好就有你好看!!!’”的!啊咧?我还没死为什么要想到这么多?啊咧?这不是跟小说动漫里面主角要死的时候回忆过去的模式是一样的么?!啊咧?难道我就要死了?

辰尔冷静的走近,已经和右手连在一起的巨大刀身在地上拖出金属特有的刺耳摩擦声.他在卓异身前停住蹲下,直视卓异已经渐渐散开的瞳孔,端正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似乎有点下手太重了?不过幸好还没死```要是杀了普通人参赛资格会取消的,那就麻烦了.幸亏我用的是刀背,要是一个顺手用的刀刃,你早就断成两截了.感谢我吧.”

如果是平常的卓异,早就对这种话在心里吐槽千遍了.但是现在他已经没有那个力气了.他连思考都开始模糊.

“似乎要昏过去了.不过没什么大碍,把手砍掉再送进医院应该不会死.”辰尔用左手将卓异的双手拨到一块, “咦,居然还握着那破伞呢,真碍事.算了,一起砍下来.”

卓异迷迷糊糊的感觉到辰尔的气息.那家伙真的要砍自己的手.混帐!怎么可能把我的手给那样的家伙!!!怎么可以这么窝囊的任人摆布!!!

手里还拿着伞.那家伙就在旁边.只要用尽全力照着那家伙的脑袋一挥,一定可以把他击倒.卓异这样想着,握着伞柄的右手紧了紧.

“唔```?真令人吃惊呢,你神智还很清楚嘛.不过你那样的身体也做不了什么吧.好了不废话了,我的时间不多```”辰尔举起右手,刀身的反光耀眼得有种妖艳的恐怖.

就是现在!

“畜生```我怎么可能```随便就让你在我身上砍来砍去的```混蛋!!!”

卓异怒吼着,瞬间将身体所有的力量寄付在右手上,朝着辰尔的头部狠狠挥去!

锵!巨大的声响,震耳欲聋.

不妙.

糟了.

辰尔轻易的用右手的刀刃挡住了.他有些吃惊的睁大了眼睛,然后又恢复到面无表情. “反抗也是没用的.”

混蛋!还没完呢!

卓异的手指按动了伞上的按钮.这是自动伞,呼的一下弹上去,伞骨的尖锐不可小觑.一定能伤到那家伙的!

嗖.伞面如愿的迅速张开了.

咦?

不对```这个不是?这个```不对```这究竟```怎么回事?





PART。2

别总问为什么了好不好,你脑袋为什么那么笨啊?!







伞呼的一下张开,十分凶猛,竟划出了风声。

在伞张开的那一瞬间,卓异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咦```?伞```变大了?

不知从何而来的,闪烁的金色藤蔓飞速生长蔓延,将手包覆并缠绕着伸入皮肤。

不痛。居然一点都不痛。那是一种温暖的感觉,好像把受伤的右手用绷带细心的包扎起来一样。

就在那个间隙,卓异居然觉得自己和手中的伞一体化了。

他能感知到伞骨横扫过去的时候划过风的触感。他能感觉到伞骨正面击中辰尔的带有体温的击打感。狠狠地,毫不留情地重创。

辰尔完全没有预料到他会突然来这样一击。他促不及防,毫无防备地被巨大化的金属伞骨深深撞入腹部,向后摔飞出去。直到后背被小巷的围墙挡住,剧痛让他即使咬紧牙关也无法抑制呻吟。

奇异的轻松感。奇异的力量涌入。那是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舒畅,好像全身心的疲劳和痛苦都消失了一样。卓异甚至轻易的站起来了。

“这```这是怎么搞的```?我的手```和那家伙```一样?”

伞柄紧紧的和掌心贴合,就像融为了一体。金色根须像输血管一样连接着手臂和伞身。伞面面积变得几近于一般的客厅那么大,伞骨也接近手腕粗细,重量却丝毫没加。不如说,是减轻了。轻的好像是挥动自己的手一样。`

一切都太莫明其妙了。

难道这是某种超能力?诶不对,为什么以前没有出现过?我是魔法师的儿子么?还是外星人?或者是异世界流落地球的王子?啊,这么说那个和我一样的人是刺客了?这样一来就说得过去了```也不对啊,我确实是老爸老妈生的啊!到底是什么?不过那人拿的是拉风的匕首我却拿的破伞,不是很没面子?说起来```那个人好像被我狠狠的K了一下,不会没命了吧?

想到这里,卓异慌忙朝那边望去。

```还好```还在动```

“你```你没事吧?这个```是你先动手的所以不能怪我```你能动么```要不要去医```”

“闭嘴!”

辰尔恶狠狠的打断卓异的话。刚才那一下打击太大了,让他的声音有些发虚,但他还是强撑着站起来了。

“```是我的失策,没把你手里的东西先弄掉```居然让你觉醒了。”辰尔有些自嘲的勾勾嘴角。

“觉```觉醒?”这个小说主角的专属名词!果然我不是泛泛之辈么?果然我是超越人类的存在么?!卓异的心霎时飘飘然起来。

“对,恭喜你了。”辰尔拍拍身上的灰尘,因为受伤的关系有些喘, “预补的私斗是绝对禁止的```再说现在你醒都醒了,我等于已经失败了。那么再见。”他低低的念了句”解除”,吸附在右手上的巨大匕首瞬间回复原状。他利索的把它收进腰间的皮套,摇摇晃晃地转身欲走。

“什么鱼补啊?你在说什么?从一开始就一直在胡言乱语```你手上的,还有我手上的究竟是什么东西?你为什么一下又要砍我手一下又不砍了?我现在很莫明其妙啊!我现在脑袋都要爆炸了啊!!”卓异不顾形象的大喊。

“你已经觉醒了,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来找你。不管你愿不愿意都没有办法逃离的命运。”辰尔回过头微微一笑, “很快你就会意识到,被我砍掉手失去资格反而是最好的结果。”

“喂```喂!你等等啊你!!!你在说什么我还是不明白啊```喂```”卓异想上前追他,但是脚步一移,之前累积的疲劳感和被力量屏蔽的疼痛感一下子涌了出来,他无力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唔```!!好痛```痛死了```小时候挨老妈打都没这么痛```”卓异小声嘀咕着。

说起来```这个大东西要怎么弄掉啊````那伞骨弄得我没办法用手撑到地面诶```

再说起来```为什么人家是匕首我是伞啊!还是把破伞!一点都不拉风!逊毙了啊!!卓异不满地盯着自己的右手,用力甩了几下,完全没有半点分开的样子。

那家伙弄掉的时候是不是说了什么来着```

“脱```脱离?```分解?```离开?```除去?```放手???他说的什么来着?放弃!解开!他到底说的什么啊?太紧张我完全不记得了啊啊!!!解脱!分开!离去!!!啊啊啊啊谁来帮我弄掉啊!!!!!”



太糟糕了。倒霉透顶。

昨天缩在垃圾站(因为怕人看到)想了将近半小时的咒语,终于钻研出来是”解除”。然后灰头土脸的带着一身的伤和一身的臭味和一把破伞回到家,意料之中的是老妈的尖叫和一顿劈头盖脸的痛骂。还撒了个谎说是丢垃圾的时候掉摔了一跤掉到垃圾站里面去了```我干吗要这么作贱自己啊!

老妈骂归骂,但是还是尽了母亲的责任,带卓异去医院查了一下。伤势没他自己想像的那么重,至少肋骨没断,就是青了一大块,看上去怪吓人的。还有手上的擦伤十分狰狞,估计不好就得像用毛笔那样悬起来写字了```

不过不管看起来多么凄惨,铁面无私的老妈还是撵他去学校了```”只要没残废就给我滚去学校!”苍天,我前世究竟犯什么罪了要这样对我, 还让我有了一个这样的老妈```

坐在课桌前听着和以前没有半点差别的更年期(P.S.此老师姓耿名念青)老师喋喋不休的催眠曲,真的有点恍如隔世的感觉。要是不是左胸和手臂一阵阵的抽痛,卓异几乎就要以为昨天的事只是一场白日梦。

他看了看靠在课桌旁边,自己用白色塑料纸包起来的那把伞。昨天晚上自己也拿着伞集中精力试了几回,却完全没有半点反应。他甚至叽哩咕噜咪哩嘛嚒的念了N段咒语,连”急急如律令”“神啊,赐给我力量吧”这种土得掉渣的东西都念过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难道是自己哪里会错意了?说起来,那个叫辰尔的家伙不是说会有人来找我的么?为什么还没出现?我被遗忘了么?我的力量被剥夺了么喂!!虽然那点力量不能赈救世界为人类造福,但是至少下雨的时候可以帮很多人挡雨啊!!这么大的伞外头没得卖的!

“```卓异,请你回答这道问题。”

“啊```啊?什么?”卓异猛然回过神来。

“请,你,回答板上的问题.”更年期老师不怀好意的笑笑.”居然敢在我的课上走神,你期末考试不想过了么?!”

“呃```我```”

“下课以后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

为什么我这个身负异能,与众不同的人竟然要落到被老师叫道办公室训话的地步啊啊啊!这个世界一定是错乱了!啊,难道错乱的是我吗?

卓异垂头丧气的走向教师办公室,礼貌的敲门然后进去,”不好意思我找耿老师```咦?”

办公室里居然一个老师都没有?都有课么```?

卓异四处扫了几眼,正在心里大唱LUCKY准备逃回教室的时候```

“正好.我也找你.”

卓异惊讶的回头.

一名西装革履的青年男子站在身前. “你就是卓异吧?”

“呃```是,是的?”卓异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拼命点头.

“我是世界魔法师预补成员管理协会第二十一号分区的管理员袁武,这是我的名片,”男子和煦的笑笑, “你应该不介意挤出一点时间来和我谈谈昨天关于你觉醒的问题吧?与此相对的,”男子一把关上门, “我会告诉你所有的一切,包括你力量的来源与去向,还有你即将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命运.”

``````



“我知道了.”袁武点点头,然后喃喃到,“辰尔么```这个名字好像有点映像.不过既然没有大违规就算了```现在整个协会为了筹备赛事忙得一团糟,哪有空闲去管这种小事.”

“诶?你有说什么么?”卓异瞪大双眼.

“没有.”袁武展开职业微笑, “你应该有很多要问的吧?现在可以开始了.”

“那```我还有一大堆事情完全搞不懂啊!你说你是什么魔法师协会的,难道我也会变成魔法师么?昨天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手上的东西```还有伞```到底```”卓异情绪有点激动.

“你先安静下来听我说.”袁武合上一直在记录的笔记, “你知道‘物灵’么?”

摇头.

“这个要解释起来很难,但要理解很容易```比如我可以告诉你,现在我们所处的这个地方的生命不止我们两个.”袁武满意的看着卓异脸色变青的四处张望,然后接着解释到, “你正坐着的椅子,靠着的桌子,背后的书柜,头上的吊扇,旁边的玻璃窗```它们都是有灵的.和自然界原本就有的生物灵或者元素不同,它是人类创造的.它从某种方面来说是人类意念的结合体.但是一般的时候它不会有意识,单单是存在着.因为物灵是一个共同体,所以分布到各种物品上的灵度非常低,稀薄到无法成为单独意识体的程度.”

“这个```太```”卓异吞了口口水, “然后呢?和我```有什么关系么?”

“你应该知道‘水满则溢’的道理吧.物灵是人类意念的集合,它会不断的吸收值.如果灵的浓度加到一定程度的话,你猜会怎么样?”袁武的声音很柔和,但却透露出令人害怕的气息.

“```难道```会活过来?”卓异自己一边说一边都觉得太过不可思议

“没错.对人类来说, ‘有意识’既是生命的证明.要是全世界的所有物品突然一夜之间变成生命体了,我猜人类的日子也差不多要到头了.虽然物灵在没有人类之后很快就会衰亡,但那个时候已经晚了.顺便一提,人类灵度最高的意识就是强烈的意识,悲哀,愤怒,仇恨,惊恐都是物灵最好的食物.所以我们不必期待物灵醒过来的时候会为人类服务,强烈的负面力量只会使它让人类走向灭亡.”

“呃```这个```难道没有解决的办法么?”要是打游戏的时候那PSP嫌你按重了突然冲你手咬一口,那滋味绝对不会好受.

“我们世界魔法师预补成员管理协会就是为这个而产生的.当然,一般人被现代媒体所影响,所认知的‘魔法师’在根本上就和我们不同.我们所做的并不是用稀奇古怪的魔法大乱斗,而是更严肃更困难的事情.”袁武歇了口气,继续到. “这个世界上,真正‘魔法师’只有一个.那个人可以控制和操纵一切灵体和元素,可以说,那个人就是通常意味上的‘神’.那个人背负着整个世界的生命,保持着元素,灵和人之间的微妙平衡.但是魔法师的力量是有限制的,而物灵的成长则是无法调和及抑制的.每过20年,物灵的膨胀就会到一个临界点,在这个时候,物体本身的灵度将大大加强,甚至可以调动元素为其服务.而现在,正是那个‘临界点’的时段.”袁武深吸一口气, 然后笑笑,“你听着会不会累?”

“不会不会!完全不会!!比听课好多了!”卓异瞪着渴望的眼, “请继续!”

“那么我就继续了.物灵无法消灭,也无法用其他灵或元素来调和.那么唯一可以保证物灵不会苏醒的方法只有一个---消耗它!你们,魔法师预补的责任,就是使用物灵不断的互相战斗,直到最后的王者,新一代的魔法师诞生,物灵也就被消耗得差不多了.”

“战```战斗?我```我?和别人```战斗?”卓异惊得有些口齿不清. “那怎么可能```我从小到大连女孩子的辫子都没敢揪过```现在要我和别人打架```怎么可能??”

“那和一般的拿拳头蛮干是完全不同的哟.”袁武耐心的解说, “预补的力量来自于物灵,也就是说每个预补都是站在完全平等的位置上的.哦对了,你的魔杖呢?”

“魔杖?我没有啊?那个```不是要到什么地方去配或者买```的吗```?”看着袁武带着戏谑的表情,卓异知道自己肯定哪里又说错了,脸有些发烫.

“你以为是哈里波特么```都说现在的小孩受媒体胡说的影响太深了.”袁武轻轻叹气, “魔杖呢,是将魔力导入和输出的工具,怎么会全都是小木棍大拐杖呢?此外魔杖还是唯一的攻击武器和防御用品,如果没有魔杖,预补也就不是所谓的预补了.魔杖就是一个预补的一切,你知道么?”

“那```那我的魔杖到底在哪里啊?”卓异急急的问.

“你还不明白么?你的魔杖就是你觉醒时手里拿着的东西啊.”袁武张开手掌,比划着, “掌心是人体灵力汇集的地方.手里拿着物品,也就是人的灵魂和物灵交汇.你遭受刺激情绪激动的时候,强大的意念力量激发了你手里的物灵力量,所以那个物品升级为魔杖,而你变成预补了.”

“原```原来如此```也就是说我不是什么天赋异秉啊```原来我只是在碰巧的时间碰巧的事情里碰巧的激动了一下```”卓异有些灰心.

“那可不是哦.不是人人都能成为预补的.一个能成为预补但还没觉醒的人我们统称为‘眠者’,就是力量在身体中睡着的人.这些人占预补的绝大多数.只有非常稀少的人从一生下来就具备预补的体质,而且那些人一般具有极大的精神力和感应力,甚至可以不用魔咒就发动魔杖```我是不是该解释一下魔咒?”

“对对,就是那个!我昨天晚上试了一个晚上都没能再和打的时候一样把手和伞连在一起!要用魔咒才能发动魔杖啊```原来如此```那,魔咒是什么呢?大家都一样还是不同的招式有不同的念法呢?”卓异觉得自己的眼睛在闪闪发光.

“这个要问你自己才对啊!昨天你觉醒的时候说了什么?言灵是打开物灵和灵魂之间阻隔的钥匙,你的魔杖和你的灵魂都会记住,不可更改.每个人的魔咒都不可能一样的.”

“难```难道说,我的伞变大的前一段时间我说的话```就是魔咒?”

“对,就是那样.”

啊咧?我那个时候说了什么来着?到底说的什么来着?好像是骂人?啊咧?难道以后每次出招都要骂人?我KAO```这样挑衅人家不会直接把我砍死啊!!难道我在打别人之前都要解释一下“以下语言纯属魔咒并无其他任何意义”么?!这到底是谁设定的这么变态的规定啊!!!我还以为能喊一些惊世骇俗拉风无比的魔咒咧!!就算背一大堆罗唆的咒语也比那种魔咒要好啊!说起来我那个时候究竟喊了些什么?脑子太乱完全都记不得了啊啊啊!!!

无视几近抓狂的卓异,袁武优雅的收拾东西,站起身来. “作为管理员,我的职责就到此结束.对了,比赛的规定以及赛事的日程表都在这里,”他递给卓异一个厚厚的色信封, “最好主动点,因为逃也是逃不掉的哟.那么,就这样.”

他走向办公室的门,打开.

就在那一瞬间,一道强烈眩目的白光将卓异闪得睁不开眼.他不得不用手挡住双眼.

下一个瞬间,卓异发现自己坐在教室里.他以为自己幻视了,闭眼使劲摇了摇头再睁开```没错```就是之前的教室!

难道一切都是发白日梦?不对```那个色信封被自己的手紧紧的捏着.

嘛```不管了!反正那个人是魔法管理员,一定有他的办法!现在重要的是```

卓异紧张的四处看看,发觉没人注意,便迅速撕开信封一端,抽出一张纸.

“预选赛```2007年8月20日晚上7时整.8月```20日```?”卓异惊得喊了出来, “今天晚上?!”




PART.3

要是以为夜风高就能够放心干坏事那绝对是大错特错的!







中饭完全吃不下.晚饭也是.眼瞅着时间那样一分一秒过去了,卓异的思考也濒临崩溃边缘.

啊啊啊啊我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啊!魔杖什么的完全不会用!魔咒忘记了!最要紧的是那个该死的通知函上根本没写地点啊!没有地点我要怎么去?说起来这本身就很莫明其妙啊!一般小说和动漫里不都会有什么师父什么同伴来教我怎么用魔法么?难道我就得这样单枪匹马的上了?就拿着把破伞乱挥几下然后被人扁飞就完事么?!难道我注定是个跑龙套的?!不对不对现在主要的问题是我不知道怎么去那个所谓的预选赛啊!现在怎么连这种明明很奇幻的东西都那么俗套,搞什么预选海选的?他以为是超女还是快男啊!!啊啊啊我到底在想什么我要疯了```

6点30```放学很久了```啊哈哈一切都完了```我现在还坐在没有人的教室里拿着把破伞发呆```很好```我马上就会被华丽的秒杀```不对,说不定我根本去不了啊```一定去不了了```只剩半个小时了```半,个,小,时```

卓异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再度拿出了那张通知函,左右上下正反仔细的研究了一遍.结果和之前试的那几百遍一样,上面只有时间,没有地点.

绝望啊!我对这种设定有缺陷的乱七八糟的比赛绝望了!!!卓异咬牙切齿.算了,不去我乐得清静```我本来就是小市民```我本来就是向命运妥协的渺小人类```那种事不会和我有关的!一切都是梦!梦!!!

强迫着自己这样想着,他随手把通知函用手一揉,向垃圾桶扔去.

碰!

出乎意料的类似于爆炸的巨大声响将卓异震得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什```什么东西```”

原本放垃圾桶的地方,竟然出现了一扇门.精致厚重,带有中世纪风格的金色镶边的门.

WOOO````哪里都能去的门```这是哆啦●梦么喂?!

原来有这种机关,为什么不早说啊!袁武那个混蛋!弄得我伤了那么久的脑筋!

顾不得吐槽了.卓异一手拿起破伞,向门奔去.呃```这破伞```真煞风景```

手指触上金色的回转式把手,有点凉.卓异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为自己壮胆似的,大声喊到: “冲啊!FIGHT!这就是青春!!向着夕阳奔跑吧!!!目标是甲子园!!!啊咧?好像哪里说错了?不管了```反正输定了```我还是留下青春的美好回忆吧!!!就当是去```长见识的!”

手腕翻转.门带着吱呀吱呀的声音轻易的开了.卓异压抑住狂跳不止的心,迈进门去.



眼前果然是很奇异的风景```卓异很是后悔为什么自己没带那个能拍照的手机.

面积接近于大型体育馆的房间?不知道是不是房间,大得看不到头.看不见天花板,但整个场地都浸入在天花板散发出的那种柔和的白光之中.

人数远比想像中得要多```这完全可以用熙熙攘攘来形容啊!不过这种场面在普通人眼里可能像特殊团体游行吧?或者精神病人集体出逃```啊!那个人拿的是高压锅诶!!噗```不能笑```很失礼```唔哦```那个```手里提只拖鞋```那边的竟然抱着凳子```噗```那边的那个壮汉!您拿的是内裤吗?!骗人的!真的是诶!真的是内裤诶!!!还是红色的蕾丝内裤!!!噗哇哈哈哈哈```我,我忍不住了,哪里有墙```我要捶```噗哇哈哈哈哈哈哈```不,不行了```肚子痛```好痛````哈哈哈```原来我不算最逊的```原来我的破伞也很有型嘛!至少比内裤要好```哇哈哈哈哈哈哈```

卓异毫无形象可言的伏在墙上大笑.

正当他笑得起劲的时候,肩膀被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卓异带着笑出来的泪眼回头.

“什么事那么好笑?分享一下吧.”好看的眉挑起,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

“辰```辰尔!”卓异大惊,慌忙后退一步摆出防御的姿势, “你,你想干什么?”

“我只是看到熟人过来打招呼而已啊.”辰尔一本正经, “都说了私斗是禁止的了,在比赛没正式开始之前,我不可能会对你做什么的.”

“谁和你是熟人了!”卓异飞速摇头.

“明明是啊.”辰尔睁大双眼,似乎对卓异的话觉得不可思议的样子, “明明见过面了,说过话了也打过架了嘛.”他展露出毫无恶意的耀眼微笑, “现在对别人要表现得有善一点哟.不然到比赛的时候,说不定就会有人一个看不顺眼就把你给```”他做了的咔嚓的手势.

冷汗.

嘛```反正他都当我熟人了```我又没认识的人```熟就熟吧```

“说```说起来,这个比赛是比什么啊```?就是拿着```拿着魔杖乱打么?”卓异连忙转移话题.

“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辰尔摊手, “比赛进程什么的,连预管协的人都不知道啦```听说都是由那位尊敬的魔法师大人制定的,绝对机密.”他转转眼珠, 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笑得灿烂,“对了```不要在第一关就死掉哟,你给我的那一击现在都很痛诶.我可是要报复的.”

瀑布汗.

我我我我我道歉还不成?不要针对我呀啊啊啊!!!

卓异慌神的当儿,整个场地里的人突然一齐安静了下来.大家的目光都汇集在出现在场地正中间的类似于主席台的一个高台上.卓异和辰尔也不约而同地转过头去.

“欢迎各位预补过来参加这次由世界魔法师预补成员管理协会举办的比赛.”非常洪亮的声音,与音响的扩大不同,那种声音好像是直接灌入大脑一样,清晰异常. “事情的大概大家应该都清楚了, 我在此就不加赘述.”

“是袁武诶.”卓异看到认识的人有点兴奋.

辰尔并没有像卓异意料中的那样回答“哦,是么”或者“我不认识”,而是紧紧皱起了眉头.

“我讨厌他.”辰尔表情阴暗,声线甚至有些颤抖, “那种人```”

“诶```为什```”卓异刚想问,袁武的声音将他的话生生切断了.

“现在我宣布今天的比赛制度.1,对魔杖的使用没有限制.2,对手没有限制.3,组队及联盟没有限制,队伍的人数没有限制.”

“唔哦哦哦~”已经有人起哄了.这也难怪,这种制度也是制度吗?!这不是完全没有限制嘛?!

“肃静!”袁武清清嗓子,继续道. “下面是禁止事例.1,在比赛没有开始之前,预补之间的私斗是绝对禁止的.一经发现,立即除名,没有例外.2,禁止让非预补也就是普通人知道有关这次比赛的一切事情.绝对不要加我们预管协的工作量!3,比赛时,对手只要不能战斗或者认输,攻击就要立即停止!将对手重伤或杀死的人除了除名之外,还会遭受严厉的处罚!希望你们都不要犯这种愚蠢的错误!”

重伤?杀死?我```我还没活够啊,我才16啊!美好的人生有光明的未来在等待啊!我```我在情况不对的时候立即认输好了```卓异已经开始萎靡不振了.

“现在,我要说明今天的比赛内容. 非常简单.7点一到,这个场地会陷入暗中,真正的暗.出口只有一个.能在比赛结束之前,也就是9点钟找到出口的人就是这次比赛的晋级者.你们要在暗中干什么都可以,拉帮结派或者减少对手,没有限制.但是不要忘记你们的目标.以上.”袁武合上手中的资料, 微微一笑.“那么,比赛开始!”

整个视野在完全来不及准备的情况下突然转为全暗,卓异只觉得一阵晕眩,可能是大脑也没有反应过来的原因吧.他想撑着墙缓一下,但伸出去的手居然落空了,他狠狠的摔在地上.

怎么会```刚刚我明明就站在墙旁边啊!卓异用手摸索着,但是什么都碰触不到.

暗,无边无际的暗.什么都看不到,这让卓异开始胡思乱想.

出口?什么都看不到,要我怎么找?如果被淘汰以后就那样没事就好了```要是被关在这个暗里面怎么办?要是永远出不去怎么办?

卓异有点胆怯了.他急切的想找个人支撑.这样下去不行,会疯掉的```他甚至站不起来,地板像是倾斜了一样,他的手不知道该如何借力去支撑起身体.暗让卓异的感官开始混乱.

辰```辰尔,你在那边吗?卓异想大声喊.实际上他也这样做了.

但是,他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他知道自己喊了的.因为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嗓子被扯的有些干涩和痛楚.但是他听不见.声音就像被暗吞噬了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就是真正的暗.没有任何光线.没有任何声音.没有任何感觉.简直```像死了一样?

内心深处的恐惧翻涌出来.卓异记得老师曾经教过,暗是每个生物最本能的恐惧.他现在切身的体会到了.空无一物,寂静,连脑袋的思考都开始呆滞.

卓异试了很多次想爬起来,但是每次刚刚站起来就会因为保持不了平衡再度重重的摔在地上.除了自己越来越累之外,完全没有任何进展```脑袋的晕眩也愈发严重```好想睡觉```不,不能睡!

不妙.别说什么出口,再在这里待下去,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到什么时候.不是9点就可以结束么?为什么现在还没有动静?明明漫长得像过了一天一样```

连自己的心跳和呼吸都感觉不到.

身体仿佛被什么东西压住似的,沉重得动不了.眼睛睁开和闭上是一样的,卓异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的眼睛是睁是闭.呼吸也开始吃力,他觉得身体的知觉正在慢慢消退.

这样下去```说不定```真的会死```

不行```这种状态```再这样下去不行!我还年轻```说起来,上次一时冲动买了本很糟糕的杂志,结果只是简单的夹在书架里面```要是现在就挂了,以后老妈在整理遗物的时候肯定会发现的!然后我辛苦这16年建立起来的形象就全毁了```以后认识的人在我的墓碑前面肯定除了“真想不到这么年轻就死了”,还会说“他就是那个把那种杂志大方的放在书架上的人啊”!!!所以我不能现在就领便当!绝对不能这么逊的挂掉!

用力吸气.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

现在不能就这样混乱掉.首先```先让自己找回“还活着”的感觉!

卓异用右手将伞柄握紧.然后,翻转,将伞顶冲向自己这边.

哈```这种动作真像切腹```卓异自嘲的想到.然后,用劲戳了下去.

喔哦哦哦哦哦!!好痛```卓异可以想象得到,如果能听到声音的话,此时自己发出的一定是不成调的嚎叫.

痛得真要命.不过托这个的福,卓异的意识清醒了一点.

对了```自己的裤子口袋里应该放了那个东西吧```正好现在可以用来让心情平静一点.

卓异摸索着口袋的位置,把MP3掏了出来.反正是自己用惯了的东西,就算闭着眼睛也能开机啦.

开机如意料之中的那样,没有看见屏幕的光芒.不过无所谓,电是充满了的,肯定放得出来.戴上耳机,按下播放键.

强烈的声波瞬间充斥着耳膜,爽快得就像迎面的一个耳光一样,卓异能感觉到自己的知觉刹那就苏醒了.混沌的脑袋开始渐渐明晰,沉重的身体也缓和过来.

很好```接下来.

很神奇.只要五感中的一个恢复了,其他的感觉就会马上调和起来,不再混乱得无法控制.卓异虽然有点不稳,但还是站了起来.

现在只剩寻找出口了.

信心满满!!

就在卓异同学怀抱着对未来的美好期望时,背后猛然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让他向前踉跄了几步.

什```是什么东西啊!卓异也不知道自己吼出来了没有.他本来想回头的,不过想想回头也没什么用,于是便把手向后挥去,试试能不能摸到什么.

啪.声音是肯定听不到的,但从手的触感上来说,卓异可以从脑海中想像出这个声音.

糟了```似乎是```打到某个人的脸的样子?

呜哇哇!这位大哥或者大姐!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对不起啦!!!不过是你先撞过来的,也不能都怪我吧~~~~~~~!!!

手腕突然被抓住了.被紧紧攥住,痛入骨髓.虽然看不到但是绝对能够察觉到对方的怒气.

呜啊啊啊```这位大哥或者大姐!我道歉了啊!!!我很诚恳的道歉了的!!!啊对了他听不到的啊```怎么办,我会被杀么?苍天我不要啊啊啊```啊对了,我也有武器的啊!``` 这位大哥或者大姐!如果还不放手我就不客气了哟!!!啊对了他听不到的啊```

卓异感受着手腕上力道的来源,右手用力朝那个方向挥去.打中肉体的反弹感.这虽然是把破伞,但用力挥过去的威力绝对不逊于铁棍.对方也许闷哼了一声,但还是牢牢地紧抓住卓异的手腕,完全没有放手的意思.

还不放手```我真的要不客气了啊! 这位大哥或者大姐!我真的动手了啊~!!!不过说起来这本来就是战斗嘛```反正我```反正我什么看不见!什么都听不到!!我就当是在网游里杀怪!!!

心里默念着对不住了,卓异拿着伞就是一阵乱舞.横扫,直劈,十字斩!!飞天御剑流!!!奥义,风之伤!!!

呼,呼```好累```打多久了?似乎那人的手早就已经放开了的样子?啊咧```没有动静了```我是不是做了什么恐怖的事```啊咧?!我什么都不知道啊!这,这是正当防卫来着!但,但是刚刚下手好像很重的样子?啊啊啊怎么办啊~~~~~~~这位大哥或者大姐!你绝对不要死啊!!!

忽然之间,视线一角出现了一个小光点.

是错觉么```?卓异使劲揉了揉眼睛.

不是!那个```是真的光线!

抱```抱歉了!这位大哥或者大姐!我找到出口了!比赛结束就```就会有人来救你的!!!那我```我就先闪了!

卓异现在眼里只有那道光.耀眼的,眩目的,仿佛代表着生命的光芒.

他知道自己在拼命奔跑着.耳边还响着激昂的摇滚乐,仿佛催促着他快一点去接受那道光的洗礼.

光点越来越接近.

快冲啊!冲进去!脱离这暗!!!

咚.

耳朵清清楚楚的听到了脚步落地声音.

过于刺眼的光芒让卓异睁不开眼睛,但他知道自己出来了.心跳声,呼吸声,周围稍微有些嘈杂的议论声.他甚至能感觉到光线洒在身上的温度.

“第147个.有空余的人手么?把他扶到休息室去.”身边有人在说话,脚步密集,似乎都很忙的样子.自己的手臂被拉住,往前走了几十米的样子,手臂就被放开了,大概那人去忙別的了吧.

“卓异,干的不错嘛.果然没有让我失望.”肩膀突然被什么人一把搂住,后背还被大力的拍了几下,响声惊人.

“喂喂,很疼诶!辰尔,别随便乱拍!”卓异一时激动睁开了眼睛,随即又被光刺痛得差点流泪,慌忙用手捂住.

“不过真慢呢```我一个小时前就到了哦,正好第50个.”辰尔的声音并没有像一般人有那种得意和耀,而是用一种“我是在陈述事实”的语气,让人想吐槽都说不出话来.

“是哦是哦```我本来就什么都不会```你肯定比我强啦!辰,尔,大,人!”眼睛终于可以适应光线了,卓异皱着眉头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是很普通的类似于大教室的地方.座位差不多快要坐满了.前方是一个巨大屏幕,上面正显示着离比赛结束的时间,00:05:00.

“好险```原来就只剩5分钟了```”卓异感叹到.

“呐,差不多就要结束了,应该还有什么话要说.我坐在那边,旁边还有一个位子.过来吧.”辰尔拖住卓异往旁边走去.

喂喂我什么时候和你变得变得那么要好了啊!!!自来熟也要有个限度吧!虽然心底这样说着,卓异还是很顺从的被拉过去了.

刚刚坐下,外面的大厅突然传来了极为愤怒的咆哮声.

“哪个人的魔杖是伞```哪个!!!给我站出来!!!我要杀了他!!!”


[END]
[TO BE CONTINUE...]
===============================================
會有後續么```
這真的是個問號```

唔...要是有人想看的話說不定會填一點的...
說不定而已...OTL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uesehuoyan.blog39.fc2.com/tb.php/41-52dbc551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