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05.20 口口愛之溢出
口口我愛你.
恩...
口口我真的愛你```(妳有完沒完!!!
最近最萌的角色就是口口!沒有之一!
然後```我詞窮了.
你應該知道,恩,用語言來表達愛慕本來就是蒼白無力的...
于是我用行動來證明```

這是介于第六話和第七話之間的衍生文.

统一下名字...
ルルーシ= Lelouch = 鲁鲁修
ロロ= Rollo = 罗洛
娜娜莉就不用说了```通用

以下正文。
輕微腐向。



魯魯修。
什麼時候,這個名字在自己心裏開始成為比利器或者毒藥更危險的存在了呢。
一日勝過一日的動搖。
羅洛在這之前,一直以為,
自己不會再為什麼東西而觸動。
自己在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任何值得恐懼的東西。
自己的心,已死。

羅洛有些呆滯的看著吊墜。打開,關上,再打開,再關上。
自己機械重複這個動作多少遍了呢?
其實就算不用手去確認,吊墜也是一直存在的。是的,是哥哥送給我的,只屬於我的,寶物。
圓滑的心型,漂亮的四葉草裝飾鑲嵌。中空,從一邊打開會發出輕微的“哢嚓”聲。
就算閉上眼,腦中也能清晰的描繪出這個吊墜的輪廓。分毫不差。
但是,沒辦法安心。沒辦法從上面離開視線。
如果不一遍遍的凝視和撫摸的話,就好像會消失一樣。
連同自己暫時的安逸。
連同自己拼命想去“相信”的心情。
連同,“自己”這個存在。

那天魯魯修回到家的時候,表情像是萬念俱灰。
他逃出人群,關上門拒絕任何人的安慰和詢問,然後用慘澹空洞的眼神掃了一眼聽到響動而走出來的羅洛便不再理會。
也許他想怒吼,也許他想哭泣,但此時他什麼都無法做到。連宣洩自己的感情,也不能。
羅洛看的出來。魯魯修一直拼命維繫的那條“底線”,被什麼東西摧毀了。
總是驕傲自信得不可一世得臉上,現在寫滿了恐慌與動搖。
只有一個人,可以把他逼到這種地步。
“娜娜莉……娜娜莉……”
顫抖的低語。
魯魯修坐在沙發上,雙手痛苦的揪住自己的頭髮,看不見他的表情。
他在別人面前勉強撐住的精神防線,已經瀕臨崩潰。
羅洛皺起眉頭,手不自覺的抓緊了覆蓋心臟所在處的衣服。
好痛。為什麼只是看著,心就會這麼痛?
自己的這顆心,是哪里出了問題麼?
以前從不曾知曉的疼痛,越來越頻繁的發作。
只要牽扯上與那名叫“魯魯修”的男人,自己的一切都會混亂。
每次經意或不經意的看到他的身影,每次和他交換淡漠而公式化的交談,每次握住他送給自己的那條吊墜,心都會緊緊揪起,連呼吸都開始艱難,隱隱作痛。
這種陌生的疼痛,讓羅洛十分驚慌卻無措。
就像現在,就算用盡全身力氣想去抑制愈發加深的苦澀,卻徒勞無功。
光是站著,光是看著魯魯修憔悴的樣子,就好像要被那種痛苦吞噬掉一般。
不做點什麼的話,自己會被這樣的疼痛扯碎麼?

羅洛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站到了魯魯修的身前。他從來不知道自己會做出這樣不經思考不計後果的事情。
想和他說些什麼。想為他做些什麼。怎樣都好,讓他不要再這樣消沉和痛苦。
這樣的思考洶湧的填滿了羅洛的整個腦子,讓他無法思考。
“哥哥……”羅洛的聲音乾澀暗啞,微細得連自己都聽不清楚。
但魯魯修卻像被人狠狠打了一拳般抬起頭,充血的雙瞳盯著他,仇恨而迷惘,痛苦而瘋狂的盯著他。
“不……”魯魯修站起來,搖晃的身軀占滿了羅洛的視線。
羅洛還想說些什麼,脖頸卻突然被大力掐住,剛發出的字音轉為了微不可聞的呻吟。
“不要叫我哥哥!我和你沒有關係!!!我的親人只有娜娜莉!只有娜娜莉!!只有娜娜莉!!!”
魯魯修發瘋得如同受傷的野獸。那種瘋狂嘶吼著,傷口不停流著血,劇痛卻無技可施的困獸。
羅洛沒有還手。沒有用GEASS脫身。他任憑魯魯修掐著,吼著,搖晃著。面無表情。
如果頸部的痛楚和快要窒息的苦痛,能在此刻成為可以讓自己感受片刻安寧的麻醉劑,該有多好。
但是沒有辦法。
沒有辦法。
“我和你沒有關係!!!”
這句話就像楔子一樣狠狠的打入心臟。
自己一直妄圖粉飾和掩蓋的某種東西,瞬間被打破,碎成粉末。
原來自己以為痛到了極限的心,還能再痛上百倍,千倍。
魯魯修仍在胡亂的吼著,他已經完全陷入了狂亂狀態。他掐著羅洛的脖子前後搖晃,像要把他掐死一樣用力。
“都是你!是你!你讓我忘記了娜娜莉!所以才會這樣!所以娜娜莉會被關那麼久!為什麼?為什麼還要裝作我的弟弟?!你一定在暗中嘲笑我吧?!和不列顛皇帝一起,嘲笑我狼狽的樣子!!!”
淩亂的咆哮在昏暗的房間裏,顯得更加空洞。
就在羅洛以為自己真的會就這樣窒息而死的時候,魯魯修卻鬆開了手,無力的跌坐在沙發上。
“滾。”魯魯修的嗓子因為大力嘶喊而沙啞。“滾,永遠都不要出現在我面前。”
羅洛只是呆呆的站著。
他知道自己不能走。
要是此刻離開了,說不定,就是永別。
就在這瞬間,他似乎明白了。
自己要呆在他,呆在魯魯修身邊的原因。
為什麼自己會相信他虛無縹緲的許諾的原因。
為什麼自己會為了他隨口道出的未來與信義,而背叛自己的人生信條的原因。
不是為了追逐未來。不是為了尋找光明。不是為了保住生命。
只是自己的“心”,擅自做出的選擇而已。
不管是“還是兄弟”的勸說還是“給你未來”的引誘,都無法比擬的,
想待在他身邊的心情。
不為了任何事情,
只是想注視著他。
哪怕一切都是騙局和陷阱,
自己也會心甘情願的踏進去。
就算等待著自己的是萬劫不復的下場,
只要能得到他偽裝的笑容和信任,就無所謂。
因為這顆“心”,是你給我的。
就算你要在上面插上尖刀,或者把它撕碎,或者丟在腳下踩,都無所謂。
這顆心,本來就,只屬於你。
雖然裝在我身體裏,卻一刻也不曾為自己而跳動。
有溫熱的液體滑過臉頰,羅洛這才發現自己哭了。
離上次哭泣,多遠了呢?
……那種東西,早就不存在自己的記憶中了吧。

“為什麼還不滾?!”魯魯修又吼出聲來,“你想讓我用GEASS叫你去死麼?!”他煩躁的抬頭,卻對上了羅洛淚流滿面的臉,一時間忘記了下詞,怔住了。
“……我知道。自己的存在,對哥哥……對你來說,很礙眼。”羅洛輕輕開口。
“我知道……你很恨我……恨的要殺我。你讓我加入色騎士團,只是……因為我還有利用價值……”
明明自己心裏很清楚,為什麼親口說出來的時候,卻還會難過到哽咽?
拼命穩定了一下情緒,羅洛深吸口氣,繼續說,“我……知道對你,做了很殘酷,不可饒恕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樣才能彌補……我唯一能做的,只有好好完成你給我的任務。我只會這個……我,不懂怎麼做其他的事情……”
“對不起……對不起……”
“但是……請別趕我走……”
“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我的安身之處了……哪里都,沒有了……”
“所以……別趕我走……就算利用我也行……就算利用完就殺掉也行……”
羅洛抬起一直低著的頭,直視著魯魯修,眼神哀傷卻堅定。
“因為,只有在你身邊……我才算是……活著的人。”
魯魯修一時間,失去了聲音。
眼前這個,有著亞麻色捲髮和紫色紫色瞳孔的面容,突然,和娜娜莉重疊了。
就算這種幻覺只出現了一瞬間,卻足以讓魯魯修的表情由兇惡轉為悲傷。
“你……”魯魯修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好轉過頭避開羅洛的視線。
“讓我一個人靜一靜。”
他站起來,準備走向自己的房間。卻又停住了。
“剛才……只是遷怒而已。”他頓了下,似乎下了很大決心,才轉過身,輕聲說,“羅洛,抱歉。”
羅洛雙眼瞬間瞪大。
然後眼淚居然流得更害了,他在心底咒駡自己的軟弱。
接下來的動作,他沒有留給自己猶豫的餘地。
發動GEASS,定住魯魯修。
一步一步走上前。靠近他。
熟悉的眼眉。熟悉的體溫。
僅僅一年的相處時間,卻在心上烙下了比從出生到遇到他之前的所有時間還要深的印記。
自己會為了這種感情而死吧。
哪又如何呢?
沒有意義的生命,與死無異。
魯魯修……哥哥,謝謝你,給了我生命的意義。
這樣想著,羅洛閉上眼,踮起腳,用唇淺淺的碰觸了魯魯修的唇。
對不起……哥哥。
要是你知道了我抱有的這種感情,一定會困擾的吧……
所以……只要一下就好。
只要1秒,讓我能感受到幸福的話,
我願意,付出一切。

魯魯修好像從一個短暫的發呆中回過神來。
猛的想到什麼似的回頭,只看到羅洛平靜走開的背影。
窗外,夜色正濃。
-END-



以下,昨天粗糙的塗鴉```抱歉,口口,把你畫的那麽潦草...
趕完稿一定好好的補償你恩```

口口


```
```
好受囧...
下次咱一定不會畫這麽憂傷的表情了```
畢竟第七集口口已經光明正大的表白了!
所以下一張.一定是粉紅背景的LOVELOVE!

口口我愛你```
口口我愛你```(因為很重要所以說三遍```
(打暈拖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uesehuoyan.blog39.fc2.com/tb.php/22-84efee34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