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10.01.03 片段。
我是抽了風才會在考試前夜寫這個東西寫到兩點鐘……

唔,這是獨伊文……臨時起意而已。
總之想營造一種悲傷的氣氛。但是最后因為要收尾,反而不知該怎麼繼續了。
大概就是這樣,別抱有期待……
要看點下面↓




“其實……我有的時候,真的很慕真正的人啊。”費裏西看向窗外,眼睛裏的那層水霧終於開始凝出淚滴。他抬起手來擦了擦。

“我啊……因為活得太久了,現在已經,根本記不清他的臉了哦。那些快樂的,就像夢一樣的記憶,真的存在過嗎?或者說,那些都是我自己創造出來的幻想?”

“……國家是不會做夢的。”路憋了半天,說出了他自己也不知什麼意思的話。

“為什麼我們會有感情,會喜歡上某個人呢?”

“不知道。”

“我們為什麼會存在呢?”

“不知道。”

“難道路沒有想過麼?路的話,一定想得比我更多,更深吧。因為路是很認真的人,而我好像真的不怎麼聰明。”

“別去想這些了。我們不需要什麼存在的理由。只需要活著就夠了。”

“這就是,路的答案麼?”

路歎了口氣,伸出手去粗魯的揉了揉費裏西的頭髮,力氣大得將他的頭壓了下去。“你不適合去想這些。今天是怎麼了?”

“沒什麼啦……最近眼淚變多了而已嘛。大概和威尼斯快要被淹了有關吧……?”

路狠狠的敲了下他的後腦勺。

“別說這麼喪氣的話。”

費裏西痛得哎喲的叫了一聲,馬上用手捂住了腦袋,被眼淚浸得亮閃閃的眼睛可憐兮兮的朝上瞥。

路頭疼的壓了壓眉角。說實話,聽到費裏西直接在自己面前說神聖羅馬的事情,這還是第一次。他有些不知該如何應對。心裏的感覺有些微妙,但說不上是什麼感覺。

“再說一點吧。把你記得的事情,開心的和難過的,都說出來吧。”路隨手拉過一張椅子坐下,“說出來之後,真實感也會加強吧?”

費裏西抿了抿嘴唇,他似乎有點躊躇。然後,他像是下定了決心般,靠上牆,目光看向了遠處,就像在講述童話故事一般輕輕的開了口。

“唔……我們在一起相處了很久。雖然那個時候身體的年齡很小也很弱,但真的度過了一段快樂的時光。那個時候……總是忘記自己是一個國家這件事。後來我們分開了……恩,大概,就是這樣。”

“你很喜歡他。”用的是陳述句。

“恩……他,他對我很好。”

路沉默了。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問這些問題。神聖羅馬和費裏西的事情,他或多或少的從羅和哥哥那裏聽到過一點。而自己本身的版圖和那時神聖羅馬的疆域有重合,歷史上的聯繫也斬不斷,他不可能對那個帝國一無所知。

“其實……路。”費裏西突然回過頭看著他,“你和他很像哦。”

路一怔。

“雖然早就記不清楚他的長相了,但總覺得,他長大以後就是路你的樣子哦。”費裏西笑了笑,“所以第一眼看到路的時候,嚇了一大跳呢。”

“如果我是他,你會怎麼樣?”路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說。他今天的嘴好像一直在擅自脫離控制。

費裏西的眼光閃爍了一下,那是非常複雜的表情。然後他又移開了眼神,低頭玩弄著手指。

“路就是路,不是其他任何一個人啊。”

“……你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但是你不是他。”

“為什麼這麼肯定?”

費裏西深吸氣,又慢慢的呼出來。他似乎在抑制自己的情緒。這個動作讓路瞬間覺得自己非常殘酷。

“因為……他死了。”費裏西緩緩的回答,“他……死了。”

路本能的想要反問,但當他眼光落在費裏西臉上的時候,喉嚨卻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了。

費裏西已經淚流滿面。他的嘴唇被咬得泛白,像是在拼命壓抑著想要痛哭的衝動。他用手背胡亂的在臉上擦了幾下,然後顫著聲說:“真……真奇怪啊。我以為……以為自己已經……已經忘記了……為什麼……我,我會這麼……難受……”他用雙手捂住臉,背靠著牆向下滑,整個人蹲縮在牆角,單薄的肩膀因為哭泣而不斷地抽動。

路在心裏罵了自己無數句該死,然後沖上去抱住了他。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應該……”

“我,我那個時候不相信……我一直在等,一直在等,一直在等……因為他和我約好了,他從來都沒食言……但是,我等了好久,好久好久,他再也沒有出現過……然後每個人都告訴我他死了,他消失了,他不存在了……我不相信,我一直等著……但是我再也沒有見到他……再也沒有……”

“……”路想說些什麼,但他發現,此刻語言的安慰是如此無力。所以他只是動了動嘴唇,卻什麼都沒說。

“路,對不起……我根本沒有忘記過他。”

“我知道。”

“我是因為你很像他……才接近你的。”

“沒關係。”

“但是我沒有把路當成他的代替品……我也從來沒把路看成是他。路就是路。不是其他的任何人。我喜歡的路,不是神聖羅馬的替代。”

路用手托起他的臉。他只是看著那張被淚水爬滿的臉頰,和彌蒙著悲傷的暖棕色雙瞳,自己的就心一跳一跳的疼,簡直讓他呼吸困難。

“不用再說了……我明白。”路親吻費裏西的眼睛,“別哭了。”

費裏西的臉埋在路肩上,路的脖頸處可以感受到他溫暖的鼻息。路收緊了圈住他後背的手臂,心裏滿滿的漲滿未知的感覺。那既酸澀又甜蜜,飄渺又沉重的陌生感覺幾乎讓他的眼圈泛紅。

他是如此的拿費裏西沒辦法。

神聖羅馬,謝謝你給過他的,美好的回憶。

接下來,就讓我來照顧他吧。


-fin-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uesehuoyan.blog39.fc2.com/tb.php/154-7ea27f0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