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這篇不僅撒狗血,而且偏離到不得了的地方去了……
寫對話寫得好想找個地洞鑽進去OTL.

而且爲什麽竟然還停留在中篇?果然是這個人寫作水平差得編不圓故事……
點擊展開。角色大出位有(?
酒能亂性。於是路他一個不小心就親下去了。
因為很久都沒有這麼親密的肌膚接觸所以路自己也非常心神不寧,在短時間的迷失之後又迅速回過神來把眼前的人推開。
他看到小意的眼睛裡閃過驚奇,不解,一臉努力想理出什麽頭緒的表情。路在對面的人有反應之前低下了頭,“對不起,我無意冒犯你。一時神智不太清楚……”總之快點道歉吧。自己究竟幹了什麽啊。
“難怪之前覺得有些奇怪……”
“實在是對不起!”
“……我們原來是這種關係的么?”
“不,不是這樣……也不完全不是……按道理上來說應該不是的……但從實際上來說……不不不管怎麼說這個都……”
“……啊哈☆啊哈哈哈☆難怪……原來是這樣的呀!”
“哈?”
“簡單來說,我們是情侶對不對!戀人!是這樣的關係的話,那我之前的迷惑就能全部解開了!”小意一臉鬆了口氣的樣子。“害我傷腦筋傷了很久呢!”
“不不……這樣絕對是有什麽地方誤解了!”
“如果不是的話,爲什麽要親我?”
“……一定要解釋的話,可以從酒精對大腦思考能力的麻痹作用開始……”
“什麽?太複雜的話我聽不懂耶☆告訴我告訴我……我以前是怎麼稱呼路維希你的?”
一邊問著,小意已經抱住了路的手臂并用腦袋在他的肩膀上蹭來蹭去。
“唔…………意志之類的……”裸露的肌膚貼在手臂上的溫度,讓路只好轉移視線讓自己逐漸上升的心跳平靜下來。“不必貼那麼近,我也能好好回答你的問題。”
“誒?但是我們是戀人吧?這樣不是理所當然的么?要知道這些天我都在很認真的煩惱啊。自己的性向之類的☆”
“你就是爲了那種問題思考到連性格都變了么……還有,都說了不是了。你的手能不能先放開?”
“……好無情……你真的是我的戀人嗎?”就像沒聽見一樣繼續蹭。
“……你的記憶恢復了?”口癖什麽的都出來了。他該不會是在耍自己玩吧。
“看起來像嗎?剛剛那樣就是我以前的樣子?”小意突然抬起頭,表情又微妙的嚴肅了起來。“我的直覺果然沒錯,和你接近才能恢復記憶!”
“哈?喂,這是怎麼……”
“反正是接觸,不如一次做徹底好了——”
“你到底想幹什麼——”
小意帶著燦爛的笑容放開了路的手臂,一跳一跳的走向櫃子,一把拉開抽屜然後在裏面一陣亂翻。





失#24518;2




……結果我到底想表達什麽?
……它就這樣轉向H了?我原本想要的文藝風呢?虐呢?我到底在寫些啥我已經完全沒辦法控制了這就是所謂的暴走吧啊哈哈……
……真的會有下篇么,我不知道。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uesehuoyan.blog39.fc2.com/tb.php/123-2017b07a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