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對,就是超·狗血,無數BGBL小說動漫電視劇都用爛掉的——失憶梗!

這篇是獨伊。因為極度狗血,所以點擊展開。


好吧,先來這樣普通的設定一下誰都會有既視感的前提劇情。

路最近因為某些事心情不好,但小意完全不知道,像往常一樣黏著他。然後在某一天晚上,因為一件小事觸了路的逆鱗,路一時控制不住就把氣頭往小意身上發了。小意很久沒見過這樣的路,一時間WW2時的受傷回憶蘇醒,於是一邊努力忍住眼淚,說著對不起,一邊從路家逃走了。其實路在話出口的時候已經後悔了,但礙於種種原因就只是扭著頭不管。

然後回自己家的路上……有摔樓梯,被車撞,被壞人XXOO(這個好)等等等等能造成失憶的因素等著他。(够了好嗎你這後媽

在第二天一大早,因為後悔而失眠一晚上的路來到了小意的家。在門外就聽到了屋內激烈的爭吵和摔東西的聲音。他不安的按了門鈴,結果開門的是親分,看著一臉嚴肅的親分他心裡隱隱的有了不好的預感,但剛想開口問些什麽,就聽見親分低聲的“你暫時不要過來比較好”,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推開,然後門砰的關上了。

“什麽人?是不是那個混蛋來了?!別拉著我,我要他死!爲什麽要攔著我?!費裡西安諾都變成那樣了!都是他的錯!!”
“羅維諾,你稍微冷靜一點……事情變成這樣肯定不是路維希他能夠預料的……”

聽著屋內傳來的爭吵聲路也知道肯定發生什麽事情了。然後他使勁的敲著門,等了幾十秒之後終於按捺不住的撞開了門。

進到屋內之後就是羅維諾狠狠的面部直拳,力道之重讓路後退了好幾步。
之後就是一個爲了受傷的弟弟而暴怒的哥哥,一個要制止發生殺人事件的還算冷靜的好人和一個還不明實情但內心焦躁得快瘋掉的倒楣男之間的混亂交戰。

屋內劇烈的嘈雜聲把在臥室淺眠的小意吵醒了,然後他茫然的來到了已經一片狼藉的客廳,大戰在眾人看到他的一刻便停止了,只剩下寂靜。

“啊……哥哥……安東尼奧先生……怎麼了?這個人……”他定睛看了看一臉激動的路,皺起了眉頭,“這位先生是……?爲什麽要和哥哥打架呢?”
“費裡西安諾!你沒事吧?昨天的事,對不起!我錯了!”路還沒發現小意的異常,只是單純的為他沒有大礙而鬆了一口氣。
“……昨天的事?”小意像是不明白一樣的看著路。
“……這麼說來,這位先生,您認識我嗎?”

“……什麽?喂,這種劣質的笑話算什麽……別開玩笑了。費裡西安諾!我是路維希啊!”

沒有人笑。
“路維希……先生?真是對不起呢,我現在真的想不起來。就連我自己的名字也是剛剛的羅維諾哥哥告訴我的。如果給您造成不便了,非常的抱歉……”

“別說了,費裡西安諾。這個人只是個混蛋而已。你忘了他最好不過了,這樣以後麻煩也會少很多。聽見了沒土豆混蛋!快給我消失!在我揍死你之前快給我滾!立刻!”羅維諾吼。
“路維希,現在你最好先不要待在這裡……事情大致你也明白了吧。”安東尼奧又一次把路推出了門外,不過這次他也一起出來了,連他也沒法安撫暴走的羅維諾。


……
……
……
X的好長啊!只是個前提爲什麽這麼長?爲什麽每次想用幾句話就帶過的設定都被我寫得又臭又長?我要跳過了!
……
……
……

在經歷過種種種種事情之後,還沒恢復記憶,性情也大變的小意爲了找回從前的記憶,無視了羅維諾的極度抗議,又搬回了路家住。但是他和路之間的關係變得很微妙。路因為很想補償自己的過失,所以對小意非常小心翼翼,小意也很禮貌的對待他,但是彼此之間隔著一堵看不見的墻。
某日路一人在外面喝多了點,回家正好看到從浴室出來的小意,於是積壓在心裡的某些東西又爆發了……(所以說悶騷最可怕了。
失#24518;

……
……
……
圖發出來了我就不想打字了……
於是……後續這個東西,它暫時還沒有。
跑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uesehuoyan.blog39.fc2.com/tb.php/120-dca0e858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