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5月31號,考完.
大致上覺得不錯.

考試之前的幾天幾乎全天處於高度精神焦慮狀態,而且自己都不知道.
就是奇怪自己爲什麽會沒有食慾和睡不著覺,然後被老媽一句話點醒,"你也別這麼緊張,看看都面無人色了."

面無人色.

這場考試的確很重要.關係著我的未來的走向,以致人生.
在閉關的時候,一直安慰自己考完了就輕鬆啦,
但是在考完,和戰友一起去吃飯唱K回家之後發現,
精神完全沒有得到解放.

等待成績是種煎熬.腦子時不時就轉到上面去,然後就是對於未知未來的恐懼.

我身邊的人都認為我很樂觀,樂觀得過分.他們問我考得怎麼樣,我回答很好.他們問我覺得考不考的上,我回答我從來沒有想過考不上,因為那是不可能的.
這樣回答的時候,他們都帶著微妙的笑容,用"有信心是好事"之類的話敷衍過去.
我知道他們都不相信.其實連我自己也不相信.
但是除了這種玩笑似的自大,還有什麽可以支撐我呢.

其實我很怕啊.我害怕,害怕得不得了啊!每個人都問我如果考不上怎麼辦,這個問題我何嘗沒有逼問過自己千遍百遍?怎麼辦,考不上我要怎麼辦?拿著這麼低的學歷,學著莫名其妙的專業,從小嬌生慣養吃不了苦,什麽都拿不出手的人,如果不能考上再讀幾年的話要怎麼辦?背著行李出去打工么?

除了一副表面的堅強姿態,我已經什麽都不剩了啊.
對網友求祝福很可笑,我也做了.這算什麽呢?我還每天都對不同的神祈禱,儘管我不信宗教,而神可能也不會憐憫我.我對自己的成績從來都只說好話,因為怕所謂的言靈.我只能盡我所能的撐住自己,就算明明知道那些舉動很可笑很幼稚.

不管是在群裡和人瞎扯的時候,逛論壇的時候,看動畫的時候,玩遊戲的時候還是畫畫的時候,都有一種無形的手在攥住我的心.

27錄9,不算激烈,但也是慘痛的競爭.
我努力過了.所以,請讓我通過吧.

明天也許會被送回學校準備四級,之前已經考了兩次沒過了.
出乎意料的接受的很快,我以為我會掙扎一陣子,不捨現在這種逸的生活.
但是我卻沒什麼太大的觸動.
大概是因為處在什麽環境下都一樣吧.那個手只要繼續存在一天,我便無法得到解放,沒辦法真正開心的笑出聲,去放心的玩.
所以,不管在哪裡都一樣.

但願這次人生的轉捩點我能夠安然的度過.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yuesehuoyan.blog39.fc2.com/tb.php/105-c3f1db4a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