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5月31號,考完.
大致上覺得不錯.

考試之前的幾天幾乎全天處於高度精神焦慮狀態,而且自己都不知道.
就是奇怪自己爲什麽會沒有食慾和睡不著覺,然後被老媽一句話點醒,"你也別這麼緊張,看看都面無人色了."

面無人色.

這場考試的確很重要.關係著我的未來的走向,以致人生.
在閉關的時候,一直安慰自己考完了就輕鬆啦,
但是在考完,和戰友一起去吃飯唱K回家之後發現,
精神完全沒有得到解放.

等待成績是種煎熬.腦子時不時就轉到上面去,然後就是對於未知未來的恐懼.

我身邊的人都認為我很樂觀,樂觀得過分.他們問我考得怎麼樣,我回答很好.他們問我覺得考不考的上,我回答我從來沒有想過考不上,因為那是不可能的.
這樣回答的時候,他們都帶著微妙的笑容,用"有信心是好事"之類的話敷衍過去.
我知道他們都不相信.其實連我自己也不相信.
但是除了這種玩笑似的自大,還有什麽可以支撐我呢.

其實我很怕啊.我害怕,害怕得不得了啊!每個人都問我如果考不上怎麼辦,這個問題我何嘗沒有逼問過自己千遍百遍?怎麼辦,考不上我要怎麼辦?拿著這麼低的學歷,學著莫名其妙的專業,從小嬌生慣養吃不了苦,什麽都拿不出手的人,如果不能考上再讀幾年的話要怎麼辦?背著行李出去打工么?

除了一副表面的堅強姿態,我已經什麽都不剩了啊.
對網友求祝福很可笑,我也做了.這算什麽呢?我還每天都對不同的神祈禱,儘管我不信宗教,而神可能也不會憐憫我.我對自己的成績從來都只說好話,因為怕所謂的言靈.我只能盡我所能的撐住自己,就算明明知道那些舉動很可笑很幼稚.

不管是在群裡和人瞎扯的時候,逛論壇的時候,看動畫的時候,玩遊戲的時候還是畫畫的時候,都有一種無形的手在攥住我的心.

27錄9,不算激烈,但也是慘痛的競爭.
我努力過了.所以,請讓我通過吧.

明天也許會被送回學校準備四級,之前已經考了兩次沒過了.
出乎意料的接受的很快,我以為我會掙扎一陣子,不捨現在這種逸的生活.
但是我卻沒什麼太大的觸動.
大概是因為處在什麽環境下都一樣吧.那個手只要繼續存在一天,我便無法得到解放,沒辦法真正開心的笑出聲,去放心的玩.
所以,不管在哪裡都一樣.

但願這次人生的轉捩點我能夠安然的度過.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普伊普伊普伊!

萌死了萌死了!找著了有愛的姑娘畫的同人,數量雖然少但還是給我打了滿滿一桶的雞血.
所以路對不起了...?下次一定會帶上你...?所以你別用這麼怨恨的眼神看我了求你...?

以下腦補請注意(´・∀・`)還有和歷史幾乎是沒有關係的我歷史很爛所以千萬別來掐我拜託了(拜

阿普一直看著費裡西慢慢長大,當他是什麽都不懂的孩子,當他是自己摯友(?)神羅的最重要的人,小心翼翼的愛護著他.就算相隔很遠戰爭很頻繁的時候,也偶爾會朝他的方向看看,想想那個小不點是否平安.
在漫長的歲月里,阿普結過婚,同過居,喜歡過別人,也被別人甩過,有過慘痛的傷口,也有過傲人的勝利.
最重要的,是他有了一個弟弟.
他用心的培養他,把自己的心血全花在親愛的弟弟身上,讓他壯的成長起來.
然後發生了很多事,弟弟長大了,和別人結盟了,能夠獨立戰鬥了.他欣喜的看著弟弟一步步的強大起來,然後他也看到了不知何時開始走在弟弟身旁的那個身影--
費裡西安諾.

```
```
臥槽這樣寫下去沒完沒了了都可以寫文了我不幹了這次上來是要發圖的我在文藝個什麽勁以下快速帶過.

在伊萬那裡漫長的監禁過後阿普終於回到了家和弟弟團聚然後看到了膩歪在弟弟家的意呆突然覺得好懷念好可愛好想抱抱於是就真的這麼做了之後發覺自己心跳加速被雷劈中.
因為阿普已經不再是嚴肅的阿普,而是帥得像小鳥一樣的阿普(...)!他敢作敢當!雖然他一眼就看出了弟弟眼中的不滿然後瞬間猜測出大概情況但是他仍然大無畏的插了一腳!路對不起了!誰讓我是你哥哥呢!我認識費裡西比你早多了!

```
```
```
臥槽快速帶過還是這麼長.
所以說這是這幅還只有線的圖的解說?
所以...廢話太多了還是上圖.
普伊
懶得縮了請點開看```

明兒就要走了於是要斷在這裡十幾天之後才能上色```
今天簡直是豁出命在畫- -
啊啊```再來幾個姑娘賜我雞血吧.
完.

P.S.是說前後兩篇日誌氣氛差距怎麼這麼大,女人果然是善變的動物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